欢迎光临本站 永乐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 网址: www.duoxuandai.com

电子商务动态

出口跨境电商逆势增长成稳外贸新亮点

文字:[大][中][小]2020-06-23 08:15    浏览次数:    

  二月没货源、三月订单“腰斩”、四五月部分货品需求大增、六月货品积压……陈少平觉得上半年心情像过山车一样,“创业6年遇到的行业变数,都没这半年多。”

  这位来自广东中山的出口跨境电商老板,在危机中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主动抓住市场机会,取得了亮眼的销售业绩。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海外消费者的购物需求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带来出口跨境电商订单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数据显示,进出口数据增长34.7%,而同期我国外贸进出口整体水平下降6.4%。

  作为外贸行业新业态新模式,出口跨境电商尽管也遇到物流不畅等困难,但在传统外贸下滑趋势下呈现逆势增长,成为稳外贸新亮点。

  “往年春天,美国人打理自家小花园,水管、喷头等小件产品的订单会大增,今年这类订单同比下降40%左右。”这位来自广州的亚马逊卖家告诉记者。

  陈少平的公司主营玩具和家居品类,今年春天也经历了业绩的低谷。当时,亚马逊非医疗和生活必需品入仓,加之国际运费上涨,公司订单量缩减到往年同期的二三成,他听说行业内不少公司在裁员。

  然而,在出口跨境电商平台上,与户外用品相比,另一些产品表现则是“两重天”,让卖家们从中看到扭转颓势的机会。

  天猫海外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适合家庭室内的运动器材销量同比增长230%,包括乒乓球网架、桌上足球台、象棋等;尤克里里(一种四弦拨弦乐器)、口琴等乐器同比增长74%。

  郑东杰的公司经营美妆、户外用品等多个品类,海外疫情暴发后,一些与防疫有关的产品,比如染发用的一次性手套,订单大幅增长。“有些涨了,有些跌了,总体营收影响不大”。

  “行业内有句流行语,七分靠选品,三分靠运营。”在浙江宁波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白浩说,在行业困难时期,卖家更需看重选品,发现买家评论、反馈和销量的变化,快速调整产品结构。

  据他介绍,3-4月,在跨境电商平台上,公司的室内产品销量增长较快,狗粮、跑步机等订单同比增长了三四倍,拼图订单同比上涨了约10倍。

  陈少平没想到,到了4-5月,“行情来个大反转,玩具和家居产品订单量,比往年最旺的时候还高出一倍。”

  疫情凸显出供应链管理的重要性,商家不仅要选准海外市场卖点,更需稳定的供应商与物流做支撑,接到订单及时补货和发货。

  6月初,每天早上一睁开眼,陈少平就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查看堆积在码头的货有没有被提走。他“心里没底,一直紧绷着”。

  这批从国内发到美国的70箱玩具,本应到港清关后两三天内,被转运到印第安纳州的亚马逊仓库,但受美国国内局势影响,联邦快递、UPS等多家物流公司爆仓,已在码头积压了10多天。

  陈少平向记者提供的UPS物流通知显示,“6月5日,民间延误了您的包裹……交货将重新安排。”

  物流效率得不到,运费却在持续上涨。不少卖家在论坛里晒出店铺后台的截图,有的运费成本甚至已超过商品价格。

  跨境电商企业通过布局海外仓,降低物流风险和成本。而跨境电商平台与支付服务商推出扶助措施,缓解商家的资金压力,既救人也自救。

  据天猫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吕健美介绍,特殊时期,为了平台履约能力,天猫海外和菜鸟物流通过包机打通配送线,并承担了一些物流成本。

  物流时间延长,也直接影响到回款周期。“往常半个月回款一次,现在周期变成了两三个月,而国内工厂这边还要按期选品采购。”陈少平明显感受到资金吃紧。

  罗永龙是杭州呯嘭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合伙人,其公司为全球跨境电商提供跨境收款服务,服务商户超过60万家。

  据他介绍,往年一季度,一些大型跨境电商企业,每天有数万到十万订单量,而今年同期有部分企业降到每天一两万单。

  他补充说,以亚马逊平台为例,线上排名是动态的,卖家可能花3-6个月把一个产品营销到前100名,但只要3天不发货,或买家给了差评,可能很快掉到1000名,再过几天可能又掉到5000名,排名出现雪崩式下降。

  “想要把排名重新做上去,又需要重新一轮再投入。无论从实力,还是资金来说,对中小企业都常大的负担。”罗永龙说。

  为了帮助中小企业渡过,这家跨境支付公司推出一项实业帮助计划,通过减免服务费用,降低中小企业的运营成本,并拿出资金提供垫付款,缓解中小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

  “去年销售额达到300多万元,跟电商大卖家比太小了,但对于手艺人来说,能够支撑我们了。”南山草木染工作室创始人徐莎莎说,近年来店铺年销售额保持1.5倍至3倍的增长速度。

  近年来,传统手工艺品等国货在海外市场逐渐流行。靠着古法技艺和高性价比,徐莎莎设计的草木染产品,已经接到了一些海外订单。

  在森马品牌电商负责人王禹看来,不少出海产品的最大优势在于较高的性价比,这需要企业发挥成本控制的强项,但现在遇到了国际物流和退换货成本的瓶颈。

  他解释说,在国内网购一个产品,退换货只要两三天就能完成,流程很简单。如果国外消费者退换货,尤其是服装这种品类,物流成本高,又不能涨价,只能到产品成本里,商家的盈利能力就会下降。

  “很多小商品天然就适合国外市场,但我们的服装一向国内客户,其他国家客户审美不太一样,未必会喜欢国内这些风格。另外,一旦国外客户退货回来,就基本赚不到钱。”广州服装商家“郭郭定制”电商负责人赵英贺说。

  电商销售内转外,不仅要重新投入适配海外消费者需求的产品,还要承担较高的退换货成本,这让不少主打国内市场的商家对产品出海顾虑重重。

  上半年,一些跨境电商平台和综合试验区相继推出政策解决行业痛点。今年4月初,阿里巴巴启动“春雷计划”,帮助国内中小商家加速出海。其中,天猫海外推出“全球分销平台”和“全球包邮服务”,降低商家的出海成本。

  在省珲春市,跨境电商综试区开通“跨境电商出口退货”业务,降低国内卖家运营成本,已完成退货226票。

  据赵英贺介绍,公司借此开通了出口跨境电商业务,分销平台把淘宝店铺的产品直接抓取投放到亚洲华人市场,不需额外投入,只需设置好价格,公司只承担国内运费部分,少了退换货的成本顾虑。

  电商平台通过“一键卖全球”“一键签约”等方式,为外贸企业和国内卖家对接海外商机,并提供通关、物流、结算等一站式解决方案。

  天猫海外,截止5月21日,一个多月时间,超过15万家中小商家加入天猫海外分销平台,商家入驻速度相当于过去一年的8倍。

  阿里巴巴国际站(海外B2B跨境贸易平台)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平台新入驻商家数量环比增长194%。

  据吕健美介绍,海外用户的消费行为在发生改变,以往在本地购买生活必需品,用跨境电商购买本地买不到的商品,由于本地一些商品断货,用户开始用跨境电商购买生活必需品。

  天猫海外提供的数据显示,受全球疫情影响,今年2-4月国货出海增速放缓,一度出现负增长。到了5月,国货出海整体销量同比增长15%,生活必需的快消品成为增速最快品类,其中,纸巾、粮油米面、洗发沐浴等生活用品销售同比增长34%。

  1个多月前,在宁波从事销售业务的黎萍,从一家小家电外贸加工厂,跳槽到主打室内运动产品的公司,由于后者订单火爆,她变得异常忙碌。

  上一份工作中,黎萍的老板是一位“老外贸人”,一直给海外客户做贴牌业务。小家电外贸受疫情冲击严重,老板决定向C端转型,希望在亚马逊上打造自营品牌。

  除了解决人才短缺瓶颈,从B端到C端的转向还需要不小的前期投入,同时对企业既有经营和生产组织方式提出了。

  浙江旺威贸易有限公司提供店铺搭建、商品上架、陈列展示等业务,为企业打通跨境出口渠道。2月份以来,公司总经理万一锋接洽了10多家服装企业。“有的企业老板对线上销售的理解比较简单,以为是把货直接卖给我们,而不是他们自己在网店上卖。”他说。

  其中4家最终达成线上渠道开拓意向,“前期制作店铺投入不菲,选择服务的企业规模都是过亿元。”另外,没达成意向的企业对销售量预期过高。“他们以前一直做批发,大批量走货,仓库只支持整包发送,而电商需要一件件地发给消费者。”万一锋说。

  尽管转型,但仍有一大批传统外贸企业转而投身跨境电商领域。从3月初开始,600多家广东服装商家在天猫海外“云上新”,借道跨境电商开辟新销。

  今年以来,政策红利推动了跨境电商的发展。国务院在已设立的59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基础上,新设46个综试区,海关总署在、天津等10个地方海关开展跨境电商(B2B)出口监管试点,B2B出口货物适用全国通关一体化。

  6月15日,作为中国外贸“晴雨表”和“风向标”的广交会,首次完全以网络形式举办,并在线上展会专门设置了跨境电商专区。

  在吕健美看来,如何利用中国的产业链优势,把海外消费者需要的产品通过小包裹形式发出去,是跨境供应链需要快速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市场机会。

  她认为,跨境电商平台上的产品,能将中国完整的产业链优势发挥出来。在疫情期间,即便国内产品一时难以配送到海外市场,一些国家没有成熟的产业链,当地产业在短期内很难补足市场供给。

  据罗永龙观察,短短几年时间,国内出口跨境电商企业,就从不足1万家发展到将近百万家,逐渐演变成拥有一批行业巨头和上市公司的新兴行业。

  相关报道显示,跨境电商占外贸比重从2013年的11.23%提高到2018年的29.83%,据阿里此前估计,2020年跨境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占进出口规模37.6%左右。

  “大卖家开始靠品牌吸引流量,而不再靠海量铺货、卖杂货。在海外也有了一定品牌影响力,积累了相当规模的粉丝。”罗永龙说。

  跳槽后,黎萍体验到完全不同的工作模式。以前做传统外贸时,她忙于参加业内的重要展会,线下面对面谈生意。现在,她活跃在多个海外社交平台上,通过公司账号发布产品信息,发现潜在客户。

  “这个方式在海外已经很流行,主要发掘一些小B买家,一次要货5000或1万件,符合公司的销售预期。线上谈成后,再通过跨境电商或其他渠道完成交易。”黎萍说。

  最近,陈少平在关注Tik Tok(抖音短视频国际版)上的卖货渠道。“商家拍一些新奇的短视频,吸引粉丝关注,把流量引到跨境电商站,在站上完成交易。”他和团队也打算尝试这种新玩法。(部分受访者为化名)记者完颜文豪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