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永乐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 网址: www.duoxuandai.com

电子商务动态

多地出台《电商法》详细解读 微商经营时代或将

文字:[大][中][小]2019-07-01 07:08    浏览次数:    

  1月,《电商法》正式落地。很快,包括、南京、等多地执法部门纷纷出台详细解读。密集中,对微商、代购为代表的社交电商的监管成为关注焦点,无死角的治理是否宣告了上一个时代的终结,微商的未来发展是一地泡沫,还是积极转变有序发展,成为包括所有参与者和消费者都共同关注的现实问题。

  日本、韩国、泰国、、澳门等地,向来备受微商、代购亲睐,其中化妆品连锁店莎莎更是各大代购血拼、扫货的必经之站,但近日莎莎国际的一则公告中显示,其整体业绩相比往年出现了明显下滑。

  在莎莎国际发布的第三季度业绩显示,2018年10-12月,其整体营业额按年下跌2.2%至21.86亿元,港澳市场营业额按年跌2.8%至18.38亿元,同店销售亦录得3.7%跌幅。

  莎莎国际认为,引起港澳地区近期销售额负增长的原因,一方面是受国际经济趋紧的影响,削弱了消费者意欲。同时,去年(2018)发布的《电子商务法》令代购商趋谨慎,也拖累了整体销售的表现。

  相比过去一个月1-2次往返日韩的频率来说,最近的小妍显得有些清闲,以往在朋友圈连番刷屏的现象也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偶尔几张护肤品、化妆品照片,配上较为简短的介绍。

  小妍告诉财经网,微商、代购们都认为电商法对自己有影响,但具体情况会怎样,目前还不是很清楚,大家都处于一个观望的状态。不过,对比小妍的冷静,更多微商和代购们的举动令人哭笑不得。

  小妍指出,不少同行为了风头,开始使用各种手段来规避电商法有可能产生的影响,包括使用手绘版本的宣传广告,并配以拼音、日语、英文等各色语言交织的宣传语,其中“luna洁面仪”被翻译成为“鹿娜”“鹿晗的妹妹”,“神仙水”被成为“神仙喝的水”等等, 各种招数层出不穷。

  除了在朋友圈发放广告之外,小妍还拥有一家规模和信誉尚且不错的淘宝店铺,但在电商法即将实施的前夕,小妍狠下心将淘宝店铺内所有的商品都进行了下架处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认为淘宝等属于平台型企业,其监管力度会更严格一些。

  小妍把剩下的希望寄托于微商,她认为相比大多平台型电商而言,朋友圈、号由于缺乏第三方平台的监督、管控,在监管力度上多少会要弱一些。

  但她最近听说有代购因朋友圈发广告被封号而产生了很大的担忧,并为自己的决定犹豫不决:“我觉得影响一个是税,二是我们这种水货是不让卖的。如果监管严格执行,微信也逃不掉,都能管到。”

  与小妍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此前因为“朋友圈”、“号”等社交软件经营相对宽松,让部分微商、代购们尚存一丝侥幸心理,希望在微信上做生意可以免于监管,然而随着《电商法》等法规的出台,这部分微商们普遍认为,自己将失去最后一块保留地。

  和小妍有着不同看法的是,多数业内人士指出,在电商法正式生效之前,由于缺乏要求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一些微商没有进行市场登记而得以避税。电商法的出台,并非为打击广大草根创业者,而是为了微商等社交电商的合规发展,一些遵循法规的微商在经过调整阵痛后必将迎来长足发展,而没有规范化经营的微商,或将遭到市场的淘汰。

  近年来,我国微商市场呈现爆发性增长的市场态势,2017年我国微商市场行业规模达5225.5亿元,较2016年增长44.86%。

  来自智研咨询的数据显示,近几年我国微商行业人员数量迅猛增长,其中2017年中国微商从业人数达到了2018万人,有望在2019年达到3030万人。

  首先是逃税问题严重。一些有大量闲暇时间的个人卖家,在没有店面租金压力,也没有赋税压力的情况下,希望利用一部手机来实现发家致富的目的。

  此前,中国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了微商征税的相关规则,新京报据此简单推算:一位年度金额将近60万,平均每月5万元的卖家,每个月需要缴纳1456元的(一年共计17472元),全年需交纳3.1万的个人所得税,而年收入100万元的微商则需交纳26.35万元的个人所得税。

  另外,在没有实体店,没有信用,也没有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微信生态中,假货泛滥、售后无保障等各种问题普遍存在也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些问题的存在,也使得微信成为消费者受损的重灾区。

  在南宁工作的陈女士日前就差点在微信上骗子。当时,陈女士通过好友认识了居住在美国的代购Emily妈妈,几次购物往来也使她认定了Emily妈妈。

  然而,有一天一个自称“Emily妈妈”新号的人添加陈女士,陈女士看朋友圈所发日常与之前Emily妈妈一致就通过了朋友验证。此后,该新号称自己即将回国,可人肉带东西给陈女士,这样陈女士可省去一笔不小的国际运费。

  心动之下的陈女士留了个心眼,向共同的好友求证之后才发现,新加的“Emily妈妈”竟然是个高仿号,在屏蔽了Emily妈妈,不让其查看自己朋友圈的情况下,天天盗取Emily妈妈的信息发布在自己朋友圈内。当陈女士前去时,却发现对方已将她删除好友。

  尽管陈女士没有遭受到损失,但不少网友到了交易后被拉黑的经历。此次经历也让陈女士看到了微商存在的种种隐患,她告诉财经网,如果真的把定金支付给骗子之后,骗子再拉黑她,对此她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好的方法。

  此外,今年来大家微商市场存在着价格混乱、假货等不良现象,“喜提玛莎拉蒂”“喜提地铁”等也成为大众调侃微商的段子,更有部分微商涉嫌传销。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度高、虚拟性强,此前微商很难进行监管,加之大多个人买家并未进行各类真实信息登记,并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消费者和经营者,也不受第三方平台的管制和约束,因而投诉无门是比较常见之事。

  不过,随着新《电商法》的出台,专门对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范围进行了,也将利用微信朋友圈、网络直播等方式从事商品、服务经营活动的电子商务新形态和设计主体纳入了其中。未来,若仍有不符合电商法规范,游走在灰色地带微商,也将会受到严格监管。

  历经5年,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电子商务法》明确了平台不得删除评价、制约大数据杀熟、“默认勾选”被等各条款,但其对于微商、代购的影响一直是居高不下的热点,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告诉财经网,关注度高悄悄说明了对微商代购监管力度的加大。随着电商法的严格执行,也将对于微商代购来产生巨大的影响。

  首先是度消失了,被纳入了监管范围。她表示,《电商法》未出台前不开店铺、不在电商平台上做生意,并不需要提供电商营业执照,也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而《电商法》实施之后,这些问题都将要在短期内提上日程并及时补全相关证明。

  其次,是对电商纳税进行了,与之前免交关税、消费税等,微商代购的利润点有所降低。但从税收的角度来说,在每个人的工作、消费都需要缴纳税,微商、代购也没有例外。

  蒙慧欣特别指出,尽管电商法的出台加强了对于微商代购的监管,但是相对而言,微信、微商所在的微信、微博是社交平台,大多数情况处于“单独行动”,商家不集中、交易形式不固定等特点,也是监管难点之一,相比平台型监管也会难度加大。

  不过,她认为,微商在《电商法》未出台之前的性就已经大大降低了,因为《电商法》第九条将“其他网络服务”这一形态和涉及主体纳管范围,因此,利用微信朋友圈等方式从事商品、服务经营活动的代购和微商也被解读为电子商务经营者。

  值得注意但是,目前针对代购和微商,《电商法》并没有制定详细的监管细则,但蒙慧欣指出,《电商法》从根本上了平台具有监管责任,一旦微商在朋友圈里销售假货、知识产权商品,微信平台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由于细则还未出台,大家还在观望状态,等待相关政策一步步落实。” 她表示,《电商法》对微商、代购的制约力度到底有多大,还是要看今后的监管。

  不过据财经网了解,在今年1月7日,市某企业在高新区工商注册成立,这标志着其市内第一张有法可依的“微商”营业执照正式颁发,该工作室在朋友圈销售洗化用品获得了认证,也让消费者在朋友券购物有了。

  无独有偶,1月18日,上海市场监管部门也向首批个人网店店主颁发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这意味着微商持证上岗的时代已经来临,未来经营行为也将更加透明。

  对于消费者来说,未来可以在通过认证的微商处放心的买买买,而那些因为没有第三方监管就市场持续的微商,不会再处于法外之地。

  尽管法规对未来规范化的发展指出了明确的方向,但小妍们仍然对微“朋友圈”、“号”这样的社交存在着一丝侥幸,如果未来监管上要比平台电商难以管理,或许他们可以得以保留这块阵地。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